当前位置: 博狗导航 > 旅游 > 热门 > 正文

美国火人节是世界上最后一个“乌托邦”?其他国家年轻人表示不服

2018年09月12日   来源:英国那些事儿     访问次数:0

话说,我们前几天讲了欧美超级火的火人节。

当真是看得人心痒痒,恨不能加入到这个持续9天的狂欢乌托邦里去。

但是说实话,也就只能远程羡慕一下,

因为从2011年开始,Burning Man的票几乎每年都是一开卖就瞬间被买空,抢票难度比春运可是高多了。

贯彻着爱与和平、艺术与创造、激情和思考,当代年轻人用自己的方式,促成了Burning Man的强势崛起,让传统的音乐节相形见绌。

不查不知道,这十年间,其实世界各地都有和火人节一脉相承的乌托邦节日,

不过大家不光是往沙漠里扎堆,森林、山谷、湖畔,只要是人烟稀少的地方,都可以成为这帮年轻人的文化聚落,兴起几天然后又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1.

森系朋克——美国Electric Forest

比如说,有的人偏爱林间,于是有了被称为“森林火人节”的Electric Forest——电子丛林。

这个音乐节可以说是独树一帜了,和一般在大草地上的音乐节不同,它选在了密歇根的Sherwood密林中。

想想一到夜里,那些特别炫酷的灯光从树影间打过来,再搭配上顶级的电子音乐,仿佛迷失在了一片童话中的森林里,就俩字儿:

带感!

虽然看名字觉得是以电音为主,但实际上电子丛林节的音乐类型包罗万象,活动更是多到数不过来,一大清早有人陪你在林中漫步享受自然,中午去大帐篷里做个林间瑜伽或者学个尤克里里,晚上在树林里看个电影,再和大伙围着篝火狂欢。

这实在是太戳森系文艺青年的点了!

2.

山头狂欢——保加利亚Meadows in the Mountains

有人去森林,有人就进山。

保加利亚的Meadows in the Mountains,让大家有个机会逃离都市生活跑到山谷中,在山涧草甸上享受几天充满艺术的原始生活体验。

它的机会地点坐落在罗尔多普的群山中,在郁郁葱葱原始森林和草场的包围下,这个节日所有的游玩场所、舞台、木棚和艺术装置等等消耗品,包括艺术家们的作品,统统都取材于周边的森林。

因为素材有限,自然一切都相当原始,不过就是这种原始,让文化节充满了个性。

在这里每个人都是自己的艺术家,随便走走就能碰到有人拿个乐器在弹奏,周围总会有人或安静聆听,或随乐起舞,全世界各地的文化在这里无缝融合,统统用艺术交流,国际、肤色、性别、语言的阻碍就像不存在一般。

欧洲美女舞起咱们的长绸扇,居然也是毫无违和感。

3.

火人节的祖宗——西班牙Las Fallas

如今黑石沙漠的火人节,随着名声规模越来越大,也同时收获了更多的诟病:过度商业化,追名逐利的形式主义取代真正自发的艺术,过于“政治正确”,精英阶层的狂欢等等等等…

所谓“去商品化”的宗旨,也在逐渐变淡。

有人觉得,欧洲某些类似“火人节”的活动,反而更贴近火人节的幻想乡本质。

西班牙瓦伦西亚的Las Fallas法雅节,就向大家证明了:

乌托邦其实不一定非要跑去无人之地,它其实就存在于每个人的心中。

法雅节的历史可比Burning Man要早太多了,18世纪开始地中海的居民普遍相信精灵(法雅)的存在。为了驱除屋内的精灵,人民将屋内的旧家具或其它物品,在圣约翰日焚化。

在节日期间,人们围绕着花费巨资和心血建造的大型人偶彻夜歌唱跳舞,举行各样的庆典和游行,等到节日的末期,人们一把火烧掉这些精美的大型艺术品,整个城市火光通天,不分昼夜。

而且这些巨大的人偶可不是随便做出来的,只有针砭时弊、发人深省的法雅人偶才会最受欢迎,因此,法雅人偶中有扭曲的教皇、有被讥讽的国王,甚至还有引起众怒的政府官员形象,

不管表达了艺术家们怎样的心情,最终都是付之一炬,化为灰烬。

4.

绿色环保蹦迪——葡萄牙BOOM

还有一个不能不提的,就是葡萄牙的BOOM文化节,

这个位于伊达涅阿维烈湖边的7日聚落,被称为“一片意识自治领”,他们不接受任何企业和品牌的商业赞助,现场也没有任何标识或者广告牌,所有艺术作品都是由被邀请的艺术家们自发创作。

和其它的类“火人节”相比,BOOM在环保上更是突出,很少有音乐节居然会专门设一个“可持续发展总监”的职位吧?BOOM有!

他们再节前和节日期间对电力使用进行严格地把控和计算,使用太阳能和周边村庄回收的废柴油处理后再利用,循环水用于保留在现场的永久花园使用,就连参与者们使用的厕所都装有生物过滤系统,然后再作为生产肥料的原料。

而且对艺术家们的艺术作品也有严格的环保规定,破坏环境的统统不允许。

在对艺术狂欢的同时,真真做到了对地球的热爱。

其实火人节也好,上面提到的各种节日也罢,都是当代年轻人释放自我、追求自由、爱与和平的方式。

或许对于许多看客来说,这类节日是个充满噱头的新奇新闻,奇葩的形式、出位的衣着、夸张的行为,都吸引着我们的眼球;

但对于参与者来说,这是他们摆脱现代社会的规则束缚,自由实现心中所想艺术的应许之地。

“火人节”们最伟大的艺术品,绝对不是那些雕塑、模型、起奇装异服,而是它本身——

一场几万人参与的行为艺术,如果算上我们这群看客和评论者,就更是一场庞大的社会实验,

我们每个人都是这艺术的创造者。

(责任编辑:罗远银)

评论